韓寒談與吳京沈騰一起反盜版:我們是受害者聯盟

當時,韓寒談與吳京沈騰我投資了許多不同的行業,采礦場、鋼鐵廠、造紙廠、鐵釘廠以及其他的一些行業,很多我已經記不清了。

我感謝你們在複星爬坡深展需要出力的時刻,起反盜允許我離隊休養。必須保持蒸蒸日上的內在精神,版們要樂觀地應對一切的變化。

韓寒談與吳京沈騰一起反盜版:我們是受害者聯盟

但是隻要願景還在,受害者聯初心不改,複星就還是複星。我們新增了龔平、韓寒談與吳京沈騰康嵐、韓寒談與吳京沈騰李海峰、潘東輝、錢建農、秦學棠、唐斌、王燦、張厚林等8位高級副總裁,以及辜校旭、李濤和姚文平這3位副總裁,他們將在複星的全球化和智造複星全球幸福生態圈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我們還擁有包括Jorge、Henri和Franz三位外籍合夥人在內的一批優秀的全球合夥人。起反盜當時我覺得肯定我是對的;但其實也未必盡然。但其實,版們可能我們隊伍裏麵已經有同伴需要喘口氣、需要休息了。他們更加年輕;已經在複星工作了一段時間,受害者聯能夠快速理解和踐行複星的戰略;從某一塊具體的業務起步,都在各自領域取得了優秀的成績。

我已經十分滿足了,韓寒談與吳京沈騰也因此,我對複星光明的未來更有期待。公布兩位執行董事辭任的同時,起反盜複星還宣布了一係列高管的任命。緊跟著商業模式之後,版們是企業的文化和信念、追求成功的策略,最後是用戶體驗,以及社會的形態。

受害者聯市盈率會進一步衝擊所謂的‘市夢率’。”似乎是為了兌現自己的預言,韓寒談與吳京沈騰6個月後,卡蘭尼克宣布Uber在中國的業務被滴滴出行收購。36kr曾報道:起反盜我們不要獨角獸,我們要斑馬。矽穀也曾經曆了漫長的泡沫破裂曆史,版們包括2000年—2001年之間的互聯網泡沫破裂。

你如果真有能力就會成為被追逐的對象,但如果你還沒有很多的盈利,自己又不行、同時你的估值又很高,那可能對你更加的不利。矽穀著名一線基金TEECAngelFund的創始合夥人張於慶曾對這一估值虛高的現象做出表態,他認為,獨角獸估值虛高或者說估值泡沫的特征之一是共同基金直接介入VC。

韓寒談與吳京沈騰一起反盜版:我們是受害者聯盟

昨日的起義者就此變成了今日的落伍者。再以聯想集團為例,聯想是世界上最大的PC製造商,其價值約為70億美元,小米的價值不可能是聯想的6倍,而小米上一輪股權融資時的估值卻高達460億美元。資本理應停止對獨角獸的膜拜,讓每個努力的公司都能得到橄欖枝。然而,就在剛剛過去的2015年11月,Square在紐交所上市時發行價僅為每股9美元,56%的縮水幅度令人大跌眼鏡。

而跟獨角獸不同,斑馬是真實存在的:斑馬黑白相間,既要盈利,同時也要改善社會;斑馬是共生的,通過成群結隊來保護彼此,它們個體的輸入得到的是更強的集體輸出;斑馬公司是靠無與倫比的耐力與資本效率建成的,隻要條件允許它們生存的話。新商業模式、新興業態成為“獨角獸”企業顛覆性創新的集中爆發區。美圖雖然上市,但上市前估值曾高達50億美元,如今在港股市場的境況卻令人唏噓,大漲大落的背後不排除淪落為南下遊資的操控。2011年,凡客誠品在中國服裝電商所占份額達到7.7%,僅次於阿裏巴巴,估值達到30億美元,但直到2015年,其市場份額降至2%。

01珍視獨角獸央廣評論:“有獨角獸出現的地方,才是經濟蓬勃發展的所在。無獨有偶,人力資源軟件領域的新星Zenefits也遭遇了估值調低48%的尷尬。

韓寒談與吳京沈騰一起反盜版:我們是受害者聯盟

”獨角獸的確是衡量國家創新的一把尺。中關村管委會主任郭洪說,“資本市場、創業界經常會被資本寒冬和資本泡沫的問題困擾,但無論是寒冬還是泡沫,資本對獨角獸企業的追捧從來都沒有停歇過”。

北京初創企業豌豆莢的估值也曾在2014年達到10億美元,然而Android應用的業務競爭優勢很小,始終處於艱難求存的境地,最終不得不以5折的價格出售給阿裏巴巴。特別是對於身處後期融資階段並渴望躋身獨角獸陣營的企業,估值趨於理性將會使這些公司在上市時遭遇極大的衝擊,而對於已經是十億估值的獨角獸同時有大量現金企業,情況則相對樂觀。六年來,小米科技估值增長了近184倍,四年來,美團點評交易額增高上百倍。”實際上,獨角獸們隻能體現一小部分經濟。在經曆兩次重組後,凡客誠品再未公布其估值情況。在《讓大象飛》中,作者史蒂文·霍夫曼就曾提出:“獨角獸是稀有的,為了滿足投資人的胃口,我們目前是否過多的人為製造了那些估值過高的獨角獸呢?我們完全可以這樣講,沙丘路上的整個風險投資社區需要這些獨角獸,否則他們的商業模式就行不通了,而這隻不過是因為這些投資公司聚集了太多資本,它們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投資者們知道,不切實際的估值最終將導致泡沫破裂。在中國,這樣的案例屢見不鮮。

在當前經濟轉型升級和經濟發展新常態下,“獨角獸”企業爆發式的增長讓經濟增速多了一分保障。實際上,獨角獸能在過去五年裏大量湧現主要得益於智能手機的出現。

與國內創投圈所感受到的資本冷卻、甚至部分公司出現資金鏈斷裂的“寒意”不同,美國的資本寒冬更多體現為愈發明顯的投資泡沫。啟明創投的裏謝爾稱,在美國,降低估值融資的情況十分普遍。

然而據報道,在上市前的最後一輪募資,美圖依然不受香港機構追捧,其盈利模式一直被詬病。對於融資到達後期的創業公司以及麵臨上市的“獨角獸”們而言,私募估值的虛高所產生的泡沫已經開始逐漸爆破。與矽穀不同的是,中國沒有應對高估值初創企業的先例。”高估值泡沫的破滅還是為不同狀態的獨角獸公司帶來了不同程度的寒意。

截至2016年11月,美國的獨角獸聯合市值為3530億美元,但其中隻有不到2%為標準普爾500指數的組成部分。早在2015年,峰瑞資本創始合夥人李豐就曾表示:中國的資本市場在未來五年內將迎來巨大變革,將誕生大量獨角獸,中國蘊含著巨大的創業機會。

02中國科技獨角獸陷入詛咒?中國的公司曾被嘲弄為模仿者,如今卻越來越多地被視為潛在的全球征服者。那些虛的互聯網思維就受到了很大衝擊。

在2016年年初的北京科技大會上,打車應用Uber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Kalanick)預言:“在5年內,將有更多的創新、發明以及初創企業誕生在中國,誕生在北京的數量將超過矽穀。據彭博社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在過去1年中,美國初創企業上市和融資數量都有所下降。

04要斑馬,不要獨角獸!在剛剛結束的洪泰基金春分大會上,其創始人盛希泰表示:“創業要真正回歸商業本質,就是要說人話,賺錢是硬道理,什麽樣的創業人能火?創業者必須要找到商業模式、要知道怎麽樣轉型、投資人如何投的這個項目,可以被時間檢驗的。03矽穀的泡沫更圓當然,這種情況並非中國獨有。這些並非一個典型企業巨頭的標誌,但它們應該成為也能夠成為一個典型企業巨頭的標誌。另一方麵,大公司的經濟實力仍在增長而非收縮,美國的產業集中度在過去幾十年裏一直保持穩定增長,而現有大公司所蘊藏的潛在創業能量也在挖掘釋放,張瑞敏就一直致力於將海爾轉變成一個“創業平台”,在這個平台中,每個員工都感覺像是在為一個創業公司工作

有一個細節,韓信借軍功讓劉邦封他為“假王”,劉邦是不願意的,但被張良踩了一腳,立刻變成了假意說“要封王就封真王”。項羽為什麽沒有做好?第一,利益分配不對,功勞是自己的,錯誤是部下的,這樣的分配方式不可能有團隊。

麵向未來,如果你想做長久,公司要做大,到底要做什麽?CEO過去時CEO的過去時,主要有3點:1、人格特征。如果你投得過早,第一批公司都死掉了,第二批公司起來的時候你不敢投,最後可能第二批公司都變成了大公司。

在洪泰幫一次小範圍聚會時,他說現實遠比劇本要精彩。做企業每天都會遇到問題,你必須帶著歡喜心去接受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