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春雨的“基因剪刀”又複活了?曾卷入輿論漩渦

  “借款500萬,韓春雨輿論漩渦用20%的股權做抵押,哈哈哈”,T君苦笑著說,“不過,好歹也算是有人投資了。

我覺得創業的本質是:基因優秀的人不滿原有分配體係要出來賺更多的錢,而不是平庸者想要的體麵的避風港。溫城輝出生地廣東潮汕,剪刀又李嘉誠馬化騰姚振華都是那的人。

韓春雨的“基因剪刀”又複活了?曾卷入輿論漩渦

除了創辦禮物說的溫城輝,複活有名的90後創業者還有:複活以“性解放者”為標簽的馬佳佳、“要給員工分1個億”的餘佳文、17歲揚言“賺夠95後錢”的王凱歆,要顛覆KTV市場的“海歸”尹桑……現在,他們都過得怎樣了呢?宣稱能把情趣用品賣出“逼格”的馬佳佳,創辦的泡否科技僅不到一年就關門大吉; 餘佳文在豪言“給員工發一個億”不久,就反悔舉辦“公開認慫會”,表示是自己以前是吹牛逼。20歲,曾卷入他拿著紅杉資本給他投的150萬元天使資金,慫恿七八個和他一樣的“孩子”,跟他“離家出走”去北漂。 可是他實在拗不過父母,韓春雨輿論漩渦最後少投了50萬,在廣州買了一個小房子。這些90後都曾輕而易舉進行過千萬元級別的融資,基因公司估值都曾經過億。22歲時公司估值已2億美金,剪刀又另外投出一家估值超10億的公司,意氣風發的時候,這位“90後馬雲”說“牛逼的90後你們黑不完”。

本來已經不抱啥希望的紅杉資本,複活忙不迭地又投了300萬美金A輪。是什麽讓90後的創業從一路鮮花,曾卷入到現在不溫不火,曾卷入不生不死?是他們年少輕狂、盲目樂觀、對世界和商業知之甚少?還是在光環照耀下、輿論誘導下迷失了自我?在眾生喧囂中,如何在張狂與謹慎間把握好尺度;在炒作和噱頭中回歸商業競爭的實質,是該上的重要一課。正因如此,韓春雨輿論漩渦我們認為探討失敗,韓春雨輿論漩渦其意義不亞於分析成功,故而希望通過梳理徹底關閉的項目名單、分析典型案例、統計“死亡”特征,為中國乃至全球範圍內的TMT一級市場專業投資者、經營者,呈現出創業公司關閉的直觀原因和深層次原因,對大家未來的投資策略及創業方向提供借鑒與參考。

部分瀕臨死亡的項目,基因我們稱之為“準關閉”項目,這部分項目數量還數倍於“徹底關閉”項目。徹底關閉或準關閉項目多集中在電子商務、剪刀又本地生活、剪刀又社交、企業服務等領域;北上廣浙四地成為重災區,“死亡”項目中處於A輪及A輪前早期的比率高達98.60%。根據鈦媒體TMTbase全球數據庫顯示,複活1398家徹底關閉的創業公司中,複活電子商務、本地生活、社交、企業服務、文化娛樂為重災區,關閉數量分別為218家、141家、134家、128家、123家。曾卷入而處於“準關閉”狀態的企業還有上百家。

教育領域關閉的數量為100家;汽車交通領域和遊戲領域都為84家;金融領域共計66家關閉;工具軟件65家,旅遊51家,廣告營銷40家;硬件40家;醫療健康37家;房產服務36家;體育27家;物流24家。這些一度站在風口中領域,自然也在風口中淘汰出一批。

韓春雨的“基因剪刀”又複活了?曾卷入輿論漩渦

根據這一標準,在2016年一年內確認徹底關閉的項目共有34家,分布在13個行業,這些項目成立時間跨度較大,最早成立於2006年,最年輕的項目不足一年便關停。同時根據鈦媒體TMTBase全球數據庫,在鈦媒體Pro專業版之前發布的《中國TMT一級市場創投白皮書》中,我們已經披露了一項統計,2016年,資本市場投資規模同比大幅度上升,增長超過42%,達到9054.47億美元;與之相反的是投資數量的大幅下滑也超過40%,這意味著市場總供應資金量在增長,但早期投資已在放緩。(各領域關閉名單詳見報告第四部分)如果把時間播回到三年前,電子商務、O2O、社交、企業服務都正是資本的新寵,經曆了36個月的“補貼——燒錢——數據——融資”循環,卡位已經基本形成,市場最終隻容得下頭部的幾家公司。與上述白皮書相呼應的是,我們此次對於死亡公司的調查統計發現,跟很多人的印象可能不同的是,從2014到2016年成立的創業公司徹底死亡數量為272家,占整個過去六年徹底死亡數量1398家的比重,並不超過1/3。

蜜淘網、淘在路上、博湃養車紛紛倒在了C輪融資的前夜;95後的創業明星墜落神壇;光圈直播率先按下直播淘汰賽的按鈕;被寄予厚望的明星創業項目卻突然間淪為“屍體”……如何解釋這些“非正常”現象?用“資本寒冬”一詞概括未免太過敷衍對於17歲男子,他的做法當然不對。期間,女孩欲報警,但被男子搶走手機,更過分的是,在地鐵到站時,男子將女孩手機扔出,並將其活生生推出地鐵,敲黑板,推出時間是地鐵關閉的那一瞬間。他們以創業為由,打著同情牌,獲取別人注意。

”目前,網上也有一些關於掃碼的揭露:   知乎網友@Katy家怡還爆出了掃碼的“自主創業的女孩們”的朋友圈:   看到這,大家應該明白了,掃碼的大多隻是披著“創業”的外衣,從事微商、直銷等工作。 事情就是這樣一件事,接下來,讓我們好好來聊聊這件事情的源頭——地鐵掃碼。

韓春雨的“基因剪刀”又複活了?曾卷入輿論漩渦

還記得電影《搜索》嗎?網絡暴力對於一個人的傷害是無法估計的。當然,我們不能確定這次事件的兩名女孩掃碼掃出來的是微商直銷還是創業,我們隻能確定,這種行為對地鐵乘客已經構成了騷擾。

朋友感歎說:這樣的創業可謂“神仙難救”。在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在他們發生衝突時,眾人如看客般在圍觀,有人錄視頻,有人打電話報警,卻沒有人能站出來,拉開他們。如果他將女孩推出地鐵門的時間再晚一點,她是不是會被夾傷,甚至死亡?縱使,剛開始,這個男孩是被騷擾,但是,他也有文明處理這件事情的選擇。周末,最火的事情無疑是“北京一男子辱罵地鐵掃碼女孩”。事情差不多到這裏已經告一段落,但值得我們思考的卻遠遠不止於此。借用知乎網友的一句話來說,就是“你會發現事件中的每一個當事人,都在強調對方的過錯,想以自己的方式來給對方施加懲罰;同時卻對自己犯的錯有恃無恐,因為並不會受到懲罰”。

在地鐵裏麵辱罵、推搡、搶手機就是錯了。這種方式確實可以在短時間內營造出一種“創業有成”的假象,但如果創業項目沒有優質產品為保障,最後難逃被“取關”的命運。

隻求掃碼博關注,不靠產品贏口碑。  對於人肉17歲男子家庭隱私以及辱罵他們的鍵盤俠,他們當然也錯了。

捫心自問,如果當時是我們身處那節車廂,我們會站出來嗎?這不禁讓小財女想起了在網上看到的一句對此事的評論:最熱心的永遠是網友,最冷漠的永遠是路人。她們把公共場所變成自己的工作地點,為自己牟利,這是破壞秩序,是有錯在先。

到底是網友不出門,還是路人不上網?講真,這句評價還是有偏頗的,畢竟,這件事情,男子和兩個女孩都有不對的地方,而且,隨便一搜還是能發現不少見義勇為的事情,一棒子打死並不妥。因此,掃碼女孩的行為對於乘客來說,是一種騷擾。這種方式確實可以在短時間內營造出一種“創業有成”的假象,但如果創業項目沒有優質產品為保障,最後難逃被“取關”的命運。從行政條例來說,她們也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對於同一節車廂的吃瓜群眾,他們也有不合適的地方。另一方麵,一些未能通過蘋果或安卓官方軟件下載的APP,缺乏必要的安全保障,乘客在操作過程中,很容易給不法分子留下機會。

嗯,是的,這樣的創業神仙也難救。上海交通大學軌道交通高管班項目主任汪峰也指出:隨意掃陌生人二維碼存在安全隱患,從技術角度而言,一些別有用心者會伺機獲取他人隱私信息,甚至將黑客軟件植入他人手機。

退一萬步說,如果這件事情有反轉,這些辱罵的話語是不能撤回的,並不是隻要按下刪除鍵,這些網絡暴力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先簡單回顧一下事件:一名男子與兩名女孩因為推廣掃碼發生衝突,男子全程髒話,實在不堪入耳。

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小錢也夠多了,據《新聞晨報》此前報道稱,掃碼者“掃一個碼最高時能拿到3.5元,最少能拿到2元,以前靠這個能賺到2萬元一個月。這名男子應該萬萬沒有想到,當時並沒有出手阻攔的“吃瓜群眾”將其拍攝下來並發到網上,並被大V轉發,而他自己,也被人肉了...... 人肉後,該男子開了一個微博小號進行澄清,還原了視頻前的一些情況: 看完這個前因後果,小財女覺得這個男的是道德雙標嘛,既然不喜歡別人罵人的時候帶家人朋友,那你罵那兩個女孩的時候為什麽要帶上家人朋友?3月5日淩晨,微博@平安北京發文稱,經過連夜工作,已將該男子查獲。掃碼女孩是為了私利,在公共場所裏工作。

對於兩個推廣掃碼的女孩,他們也有錯。據《北京晚報》報道稱,“地鐵掃碼”實際上與以往我們常見的散發小廣告類似,隻是把小廣告的點對麵,換成了更有針對性的點對點,同樣屬於商業行為,都是被《地鐵行為規範條例》明令禁止的。

《北京晚報》2016年7月19日報道,記者經過調查,發現地鐵掃碼的多是假創業、真營銷,先掃碼掙“小錢”,再賣產品掙“大錢”。地鐵掃碼是一種線下獲取用戶的低成本方式,這兩年來,地鐵掃碼也不算一種新鮮事了。

如果這真是創業者,小財女或許還會掃一下,可他們並不是。朋友感歎說:這樣的創業可謂“神仙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