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期|張海亮:未來可期 交付不是天際的瓶頸

2012年我們第一次舉辦niconico超會議,第6期如今回想起來,對當時的Dwango來說,超會議是必要手段。

將信息根據關係和屬性分割成不同的組,張海亮際的瓶頸能夠讓用戶更容易分辨。 微文案有的時候,未來圖像和圖標信息並不足以給出清晰而直接的指引,起到引導用戶、強化體驗的短文案就要發揮作用了。

第6期|張海亮:未來可期 交付不是天際的瓶頸

沒有正確的反饋,期交付就沒有正確的互動。例如當用戶在提交郵箱訂閱信息的時候,不天“獲取用戶信息/推送相關廣告”對於營銷人員而言是很自然的需求,不天但是對於用戶而言,就需要考量了。留白存在於圖片周圍,第6期文本的間隙,第6期界麵的邊緣,雖然許多人認為屏幕空間要充分利用起來,但是留白同樣重要,它讓UI界麵中的其他元素有了輕重緩急之分。而細致到位的細節能夠讓你的設計更上一層樓,張海亮際的瓶頸就像CharlesEames所說,細節並不隻是細節,它們是成就設計的重要因素。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未來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

如果你還不理解留白的意義,期交付不妨看看下麵的實例: 雜亂的界麵沒有吸引力,碰到這樣的情況,用戶甚至看都不會看。” 留白我們常說的留白,不天或者負空間,是設計師沒有放置設計元素的空白區域。在這期間,第6期融資靠「忽悠」,而「忽悠」某種意義上講成為了一種核心能力。

第三,張海亮際的瓶頸它是個陌生人社會,所以大家不會被阿貓阿狗叔叔大姨批評,大家很自由。一開始我做雞類養殖方麵的投資,未來我目睹了整個行業的變化。當然你用基因工程的方法可能更快(轉基因,期交付或者是用其他的方法,期交付比如可以用輻射的方法去加快種子的變化),但總之很多事情都是互聯網是改變不了的。第四,不天美國人從小就敢於挑戰權威,社會上沒有固定的權威。

我也沒有想到,長得這麽難看的人,沒什麽學曆的人,居然能夠成為這麽牛的一個人。腳踏實地「跑」獨立思考有時候要靠「跑」。

第6期|張海亮:未來可期 交付不是天際的瓶頸

在環保行業,很多事是靠許可、牌照來做的。第二,它有非常完善的法治環境。我之前投了一家企業,今年在美國上市,這家公司一年要虧損幾千美金,五年內我估計還得虧幾千萬美金,但市場給我估值6個億美金,為什麽?因為資本市場認可這家公司的未來。客戶關係本來就建立得比較慢,而維持一個長期的客戶關係、建起一個品牌其實就是在建立壁壘。

大家都知道,美國是個創新大國,它為什麽是創新大國其實是有原因的:第一,這個國家有一個自由思考的環境。現在推行的的改革我非常讚成,大國企募資停下來,把錢放在中小企業裏就會促進科技發展,否則大國企增發的錢不過也就是弄去炒股、買地產了。創業者回到做生意的本質,做小生意、中生意也很好,何必非要做大生意呢?別總想著「2VC」夏鼎資本是一家專注於循環經濟、節能環保、技術創新等領域的投資公司,從投資邏輯上說,它和大家看到的TMT行業有著很大的不同。我多年前就認識馬雲,假如回到那時我還是不會投他。

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但是做完這些事以後,現在再想去提高生產率就要從別的方麵創新。

第6期|張海亮:未來可期 交付不是天際的瓶頸

那麽怎麽樣把生意做得可持續、可擴展的呢?我這些年的思考有這三點:(1)首先是許可和牌照。最近劉士餘主席新政出來以後,大家都很振奮。

從企業發展的角度來說,這個「坑」非常大,隻有資本市場來接棒才能奏效,僅靠天使、VC是不夠的。在2B和2C行業有一個很大不同,就是大企業很少換供應商。百度、阿裏巴巴在上市以前基本都是不盈利的,如果我們還像過去隻看財務報表,那麽百度阿裏就可能做不大(在國內上市),生物醫藥企業更是這樣。應該多想想創新創新是創業者的機會,從宏觀經濟形勢來說是朝好的方向發展的。創業者是否有我們當年那種激情,各地跑,去發現真相、找到機會?何必非要做大生意我今年手裏的5家企業,有4家與農業有關係,一家做種植,兩家做物聯網(其中一家是農業物聯網),另外兩家是做農業裏麵的環保處理。偉大的創新需要大量投資,投資周期也非常長。

在這個遊戲裏,你要快,比別人更快融到資、比別人更快做大。我做獲獎感言的時候,說了一句,你們其實是在說我最土吧?土不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麽看這個事。

做互聯網你可能會做成一個馬雲,但是99.999%的人都死掉了。把錢堵住,不讓錢用在亂七八糟的事情上,打擊內幕交易,讓市場透明化、法製化,這個其實就是美國在做的事情。

你可能做的項目也不是互聯網,你的模式也許也不是「2VC」,這種情況下,你的項目就要關注成本、回報、持續性和擴展性了。在我投資的項目裏,互聯網對項目的發展起到過一些作用,但很多情況下,想要繼續挖掘價值、做創新升級的話,互聯網就顯得捉襟見肘了。

互聯網初到這個行業,打通了農業過長的產業鏈,讓廠家直接對客戶、生產者直接對消費者,把中間利潤全部擠壓出來,把實惠留給兩端。上次上海給我發了一個獎,說我是最接地氣投資人。作為這些企業的上遊,因為對產品質量的需求增高,經營模式模式也從簡單的C變成大B到C。在養雞這個行業裏麵一定要自養,隻要不是自養,一定沒法控製,除非中國土地流轉變成集中化,變成大農莊、大地主,像美國一樣。

這樣那我索性不賣設備了,我把設備給你用,然後我給你分成。我之前總結了一個「創新引擎」理論,而隨著資本市場這個閉環完成以後,這個引擎開始發動。

大家都是創業者,先別想著會成為馬雲。我覺得互聯網隻是工具,而不論投資還是創業都要回歸商業本質,留給創業者創新的空間其實蠻大的。

除了做環保,我們也做農業投資,要知道在中國農業投資人非常少。這樣一來,客戶關係就從短期變成了長期的,而商業模式也變化了。

所以2003年的時候我們就判斷,未來中國的趨勢一定是上遊要集中化,要有管控。互聯網當然很高大上,但是我做這個投資,基本上都不會死,隻有做好做壞的差別。我們投資了一家公司,它拿到了固危廢的處理牌照,這其實就是一個印鈔機,這意味著一個省或者一大片地方的固廢必須送到這個地方進行處理,成本很低而利潤很高,這就是許可的壁壘。農業互聯網真的隻占農業的很小一部分,我相信在其他領域也是如此。

中國很多地方也慢慢往這個方向轉變,不過老實說,在很多地方我們還是有差距的,教育概念、教育理念、對權威的態度都需要改進。互聯網裏有商業模式創新,傳統行業裏其實也有。

後來行業的發展證明了我們的論斷。大家都知道,其實從工業革命以後,農業受技術革命的影響就很小了。

舉個例子,原來一家企業它可能賣設備為生,現在行業變化了,如果繼續賣設備的話,就麵臨被淘汰的危險。第五,美國是個移民社會,再加上教育非常好,又有技術投入,這才形成了美國的創新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