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豹閃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閃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

現在還活在水麵上,閃電豹閃電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滿打滿算加上房地產、閃電豹閃電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通信行業,家電行業,現在還沒跑出去,沒被抓進去的,沒被資本大鱷趕出公司,沒有被小粉紅罵成跑路漢奸賣國賊,還在踏踏實實做實業的。

李豐:豹和同伴們生產內容能力這件事情,豹和同伴們在一個有護城河有辨識度的前提下,內容生產者的思考能力和文字能力大約各占多少?左誌堅:邏輯能力是最重要的,邏輯能力占95%。所以我們當時就想,探險記閃就針對我幫你讀完書這一點,我們用了一個負向激勵的方式,你看完了我就不收你錢,你看不完我就要收你錢。

閃電豹閃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閃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

可能的解決的方式,閃電豹閃電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是不是在美譽度,閃電豹閃電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也就是你的美譽度是不是能夠實現一個標準化?李豐:作為一個曾經的教育行業從業者,我給所有同事和被投公司都提過一件事:至少有一條產品線對這個行業的意見領袖而言具有明確的產品意義。我說的新報刊亭不是物理上的,豹和同伴們總得有用戶能夠集中采購和挑選的貨架存在。我們開門見山,探險記閃知無不言,隻探討真問題。你把線下的超市和商場幹掉,閃電豹閃電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總得有一個淘寶和京東出來,不然用戶到哪買東西,商業模式的確立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換句說話,豹和同伴們看這個文章可能看得很爽,到最後買東西的時候就沒有那麽大的勁了。

羅振宇有一句話很有意思,探險記閃他說如果用戶消費內容的形態改變,那麽內容本身的呈現和版權形式也會改變。第二個月開始賣1萬份,閃電豹閃電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一般是24個小時左右就賣光了。接著,豹和同伴們他又做回演員的老本行,他告訴他的合作夥伴,“等我出去賺點錢,再回來折騰。

有人說,探險記閃是賣給電視台賣不出去,才選擇了先網後台。”很多人都覺得這是在做爛好人,閃電豹閃電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但投資就是這樣,你現在做一點好事,等你什麽時候不好了,別人才會願意出來幫你。隻要與影視有關,豹和同伴們吳奇隆多多少少都會涉足。最早這部電視劇的版權是江蘇稻草熊影業從原著梁羽生先生後人處購得,探險記閃包括電影、電視、網遊三部分版權。

而且,其實,吳奇隆對遊戲似乎更加情有獨鍾。”吳奇隆自己去看小說,談版權,拍電視劇,還會跟遊戲公司商量旗下IP改編遊戲的核心玩法……他甚至不太願意接受投資,“覺得是欠別人的,很有壓力”,他更喜歡默默地賺錢,然後,自己投入。

閃電豹閃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閃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

“跟他交流的時候,半個小時之內就會發現,不是在跟一個明星聊天,而是真的在跟一個行業人士談合作。最心痛的時候是,有的項目花時間和精力認真做了,但最後因為某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整個項目一敗塗地。“如果賠了就當是交學費了,這些代價都是必要的。互聯網最早做大的公司是百度,以搜索業務見長,騰訊在這方麵競爭不過百度,所以才做了社交,後來才有了微信;網易沒有搜索,也沒有微信,但是開拓了遊戲業務,也慢慢成為這個領域中的強勢平台。

在他看來,投資其他領域類似於提前接觸課外知識,非常有必要,說不定什麽時候就用到了。因為除了當演員,吳奇隆還是一個商人。後來大家就開始紛紛模仿這種模式。幾年前大家還覺得韓國藝人受大眾歡迎,誰都沒有料想到‘限韓令’的出現。

近日,吳奇隆接受了娛樂資本論的獨家專訪,他反複提到:“我是一個創業者,不是投資人。”一般而言,很多明星的邏輯是,自己要吃果子,但不必親自種樹。

閃電豹閃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閃電豹和同伴們的探險記

如果有問題,也隻能看到財務報表上的問題,但這些數據都可以造假劉獻民:網綜其實是一個B2B的生意,它的資金來源是廣告主甚至是平台,在大製作大投入的情況下,付費不一定是合適的收回投資的方法。

第三檔星座真人秀《最強星戰》以PGC模式和優酷合作,優酷建議我把節目放到會員庫裏做付費,然後分賬。知識本身是有生命力的,泛娛樂化的內容聽過以後覺得Happy,但不會再聽,觀點性的知識也一樣,我發現能沉澱下來的知識付費基本上有兩種形式,一種教育性、專業性很強,用戶能夠係統化學習,短時間內得到收獲。陰超:首先我覺得創新是必然的,但是你打造一個從來沒有的東西我覺得不可能,從古至今,從中國到外國,所有的人設形象都已經都已經被拍攝或者寫成小說,在創新上我們做得更多的是排列組合,我們可以借鑒很多原有的人物設定,做一些新的闡釋。韓澤:爆款吸引流量,打造爆款有一套完整體係,去年火爆的《老九門》就是一個完整的IP生產開發,它的變現從文學拓展到網劇,再到電影、遊戲和衍生品,甚至代言,形成了完整生態,所以優質內容的背後還包括內容開發和運營。這種碎片化的、應用型的知識對我們的知識體係,邏輯判斷是有影響的,所以我們雖然不排斥吸收這種知識,還是會沉澱下來讀一讀經典,兩者互為補充。陰超:綜藝對標電視台比較大的節目,它的投資成本比較大,一般情況下,它的啟動資金或者cover成本的方式來自廣告冠名,如果以付費形式做網綜,付費的門檻已經篩選掉一部分觀眾,對廣告主來說沒辦法在瞬間達到它期望的峰值,是一種損害。

供需沒有在一個平麵上,單獨的UGC文章無法解決用戶的痛點。將來平台方有可能和內容提供方合作產生一些新的網綜互動方式,或者給用戶觀看網綜提供不同的角度,比如讓用戶隻看到喜歡的明星,或者用VR拍攝綜藝,以上這些都有可能產生付費的點,當然這要看內容生產方的創作能力和平台的配合度。

怎麽看待知識內容付費?莫小棋:知識付費不是我們擅長的領域,但我個人認為星座知識也是非常有價值的幹貨,星座領域在商業變現上比較難,但這個領域有兩個特點,一是不缺內容,二是不缺流量,但是有價值的PGC內容在這個市場上越來越稀缺,真正給用戶提供一些優質內容是能得到用戶認可的。不管是文字、圖片還是視頻,基於知識的純正的教育、還是星座、八卦,所有知識層麵的東西隻要有內容,有價值,一定是很好的付費方向。

陰超:小棋說得特別對,在所有內容大軍中,為什麽你的內容值得付費觀看,占用觀眾時間?頭部內容具備被付費的巨大價值,肯定是需要大家去爭搶的。莫小棋:內容創業上半場的戰爭已經結束了,以前我們常說內容為王、渠道為王,現在說法已經變了,不是絕對的內容為王或者渠道為王,而是頭部為王。

我覺得我還是創業新兵,想進一步引爆在星座領域的影響力之後再嚐試付費。持續生產高質量內容是內容生產者最根本的問題,在他們看來,內容創業上半場的戰爭已經結束了。莫小棋:其實用戶不太願意為泛娛樂的內容買單,他們更願意為真正的有價值的內容或幹貨掏腰包,哪怕隻是怎樣學英文,怎樣辦好一場婚禮,這樣的內容對想學英文或者想結婚的年輕人才是剛需。對免費內容的改造是有可能的,前提是我在原有價值基礎上提供了有價值的內容,這個價值是我能提供而別人不一定能提供的,或者隻有通過付費才能提供的。

第二種是係統化的知識被濃縮了,滿足想快速迭代,快速學習,對知識快餐有強烈需求的人。左馭資本執行董事韓澤任主持,以下為會議實錄:娛樂行業內容付費的常見形態有哪些?陰超:網絡電影和網絡劇的付費,音樂的付費、短視頻的付費、以及未來可能的公眾號付費都包括在內。

我沒有嚐試,在網綜付費這個領域,我承認我不是先驅,也沒敢去開拓這個領域。娛樂行業的付費市場是巨大的,視頻網站大概有5億用戶,保守估計有10億個賬號,倘若10%的賬號充值成為會員,每個賬號200元的話大概有400億規模。

早幾年互聯網的口號是免費,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巨大的謊言,免費是為了更好地付費,幾乎所有遊戲公司都因為免費獲得了巨大利潤,未來,付費會是一個明顯的趨勢。把原來純粹簡單的內容改變為內容加服務,這可能是一種方式。

未來如果有一兩款綜藝在沒有廣告主的情況下付費成功,才能成為可嚐試的方向,網綜付費要高舉高打。劉獻民:從內容生產者的角度,小棋和陰超的觀點是頭部為王,從投資機構的角度,還有一個說法是長尾效應。視頻網站從最早的UGC到版權采購,再到自製和PGC,逐漸發現采購的版權越多,賠得越多,由於視頻網站不是線性播出,對於內容量的需求是極高的,更新的頻率也極快,在這種情況之下存在需要更多優質的內容,而自製存在產量是否跟得上的問題。視頻網站采購一個十億票房的院線電影大概需要七八千萬,產生一億多點擊量,但是它可以零成本獲取大量網絡電影,其中爆款點擊量也可能過億,分賬的金額卻隻有一兩千萬,這對視頻網站來說是賺錢的生意,而且這個生意有市場,是比起版權采購更好的商業模式。

數字閱讀也是一個很成熟的付費市場,還有以愛奇藝為首的視頻網站,它們從最初三大運營商的付費模式衍生到VIP會員的付費模式,給視頻網站補充資金並且創造了盈利的可能性。怎麽看待網綜的付費?莫小棋:2014年,我做的兩檔綜藝節目《星棋一見》和《星座棋談》在愛奇藝播出,那時候會員模式還不成熟,這兩檔節目都是免費觀看。

韓澤:內容付費的重點是專業性和權威性,旅遊攻略大多是UGC,而且每個人的UGC不一樣。 3月7日,左馭資本執行董事韓澤、娛樂工場合夥人劉獻民、星座女神創始人莫小棋、淘夢網創始人兼CEO陰超以“內容付費的春天要來了嗎?”為主題展開線上討論,包括:①娛樂行業裏的內容付費和內容變現;②知識付費;③觀眾問答。

不管做什麽,都要占領特定領域的頭部,視頻網站也一樣,占領頭部才能拉動用戶,在內容層麵擁有和用戶談判的權力,最終促成付費。我認為內容和渠道是共生的關係,具體哪個因素主導要看在具體細分市場裏的博弈關係。